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两岸教会尴尬难言风雨七十年
2013-01-28 11:42:12 来源:天主教在线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044次 评论:0

在中梵关系遭遇马达钦事件狙击陷入更深迷惘之际,台湾天主教会日前在辅仁大学天主教史研究中心举办演讲会,庆祝中华民国与梵蒂冈建交七十年。教廷驻台湾代%办陆思道(Paul Russell)蒙席参加会议,但是台湾政府没有派出官员出席。有教会观察家相信,有关方面刻意低调进行台梵建交纪念活动,是希望在中国与梵蒂冈目前的僵局下避免刺激北京增加误会。


香港已退休的八十一岁的陈日君枢机在首场专题演讲里指出,信仰是坚持原则,外交是为牧灵所进行的手段。陈枢机在将近两小时的“教廷的牧民与外交之间的矛盾”专题演讲里指出,目前教廷对北京政府采取的妥协政策已使大陆教友感到混乱,教廷的让步完全没有得到良好效果,反而让北京政府在“奴化教会”方面得了太多便宜。


陈日君枢机是一位极富正义感和斗争精神的天主教高级神职人员,多次公开反对香港政府政策,不理睬北京政府的立场,支持教廷对死于义和团运动的中外天主教徒的封圣活动。他还明确反对北京政府现行的宗教政策,反对一会一团违法操控大陆教会的行为。维基解密透露,美国驻港总领事于2009年12月向美国上报的电文中,提到陈日君,并称其为“泛民五老”之一。从政治立场方面讲,陈日君枢机确实是北京政府的对立面,所以此君不但没有将梵蒂冈与北京拉拢到一起,相反还刺激了一会一团自选自圣的冲动,导致中梵双方越行越远。


在改善中梵关系方面,应该承认梵蒂冈更显得积极主动。可以理解,尽管中方一再挑战教廷的忍耐底线,要把主教任免权归入自己的“主权”范围,可是为了不使中国大陆上千万天主教徒的殷切期盼落空,梵方真的是学习了耶稣基督:若是打了你的左脸,你就连右脸也一起送上。大陆天主教的一会一团里的主教,如今差不多都有了合法身份,就是他们偏偏要用不合法的行为给梵蒂冈点颜色看看。去年七月七日发生的马达钦事件,最后是以一会一团解除马达钦所有职务画出了句号。经过此事,一会一团发出的信号就是梵蒂冈可以惹得,一会一团却万万不可惹得。这个结果一定使陈日君枢机大大不忿,于是就有了他的抱怨:教廷的让步完全没有得到良好效果,反而让北京政府在“奴化教会”。


大陆天主教会失去了国际主义色彩,基本上国产化了,甚至有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做派,那就是说一套做一套:共产党人可以把为人民服务弄成了为人民币服务,一会一团就可以把自选自圣搞成惟命是从,与社会主义相适应。在一会一团中为党的事业服务的神职人员有三种人,一种人是自觉的接受了党的领导,他们对梵蒂冈毫无兴趣,甚至希望有足够的力量脱离梵蒂冈的束缚;第二种人脚踩两只船,是投机分子,他们无利不行,政府塞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就是党的朋友,梵蒂冈塞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就是梵蒂冈的朋友;第三种人是胆小怕事者。中国毕竟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,更不要奢望有什么免于恐惧的自由。政府部门可以抓捕上访者,甚至可以把限制人身自由说成是“人文关怀”,那么胆小怕事者恐惧被请喝茶,被请住旅馆也在情理之中。这种人应该不少。


台湾辅仁大学天主教学术研究院院长黎建球教授,在庆祝中华民国与梵蒂冈建交七十周年的演讲会里透露,他经常遇到教外朋友询问:“当梵蒂冈与北京建交时,你是否要放弃天主教友身分?”台湾天主教会目前遭遇培育本地修道人陷入困难,国际修会已经做出逐渐撤离台湾的举动。北京与梵蒂冈的关系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发展,可是教廷方面还是在向北京政府频频释放善意,台湾教会也希望自己可以发挥“桥梁教会”作用,但是两岸教会却要面对难言的尴尬,尽管它们的性质不同,可是却都缘起于中国的分裂,缘起于中梵关系的错综复杂。


两岸教会面对的尴尬有一点相似,那就是它们都有一种因为与梵蒂冈发生疏离而产生的不安和恐惧。


一九七一年十月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,取得联合国的中国席位,教廷驻华大使葛锡迪(Edward Cassidy)总主教被教廷立即召回述职,未再返台任所,从此教廷与台湾间维持在“宗座代表的代%办级大使馆”的外交关系至今。梵蒂冈有意改善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,作为代价之一就是只承认一个中国,显然梵蒂冈早就放弃了台湾选择了北京。不应该把教廷的选择视为政治选择,毋宁说那也是出于无奈,教廷在台湾放弃的不是三十多万天主教徒,而是一个使馆;在北京获得的不是政治利益,而是与一千多万天主教徒的宝贵共融。不过台湾的一位神甫齐敏哲还是表示:“遗憾是很遗憾,因为我们都是中国,都是中国人,一部分建交,这一小部分却好像抛弃不要了。”


梵蒂冈虽然向北京政府频频释放善意,可是在一个没有信仰自由,言论常常受到辖制,政府权力没有限制,人身安全不能保证的地方,教会岂能幸免于难?岂能独善其身?岂能自行其是?岂能红杏出墙?岂能自己管理自己?


中国天主教的自选自圣,真是一个叫人尴尬的宗教组织。它是如何自选自圣的?是自己提名直选,还是接受主管机关旨意后,再做做样子选举?还是连做样子也不用,只需要相关人士盖个章印就算是大功告成呢?答案可以在马达钦事件中找到:马达钦没有退出一会一团的自由,那些信徒也没有支持他退出会一团的自由,真正有权任用或是惩处马达钦的,是中国的宗教主管部门。


两岸教会尴尬难言风雨七十年,前者是虽有自由,却无法自主,说了也是白说;后者看似可以自主,却是没有自由的自主,说了也不是自己想说的心里话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hdcatholic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越南宗教政策:不排斥党员信教 下一篇俞正声:信不信、信何宗教是次要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共同关注